首页 > 人物故事 > 正文
叶剑英诗词中的“壮心”与“虚心”
2022-01-07 14:29:00

叶剑英元帅是我国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优秀诗人,享有“诗帅”的美誉。叶剑英在人生最后的十年岁月里,诗词数量虽然并不多,但内容丰富,形式多样,体现了一位老革命家“壮心不已”和“虚心劲节”的动人情怀。

万丈霞光值暮时

上世纪70年代,叶剑英尽管已届暮年,但仍然激荡着昂扬的奋斗精神。1977年在叶剑英80寿辰的那天,他即兴写下了《八十书怀》,诗曰:“八十毋劳论废兴,长征接力有来人。导师创业垂千古,侪辈跟随愧望尘。亿万愚公齐破立,五洲权霸共沉沦。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这是一首自寿诗,诗虽题曰“八十书怀”,然少有昔日往事之追忆,更多的是对未来的热情展望。祖国新貌初展,叶剑英欣喜地感受到了新的气象,化为动人心魄的高亢诗句。尤其是诗作最后两句生机盎然,叶剑英丝毫未感伤老人垂暮的衰微凋零,而是洋溢着青春永葆的向上生气,喷薄而出的是一位政治家乐观主义的奋斗激情,诗歌境界鲜活,富有生机的青山夕照画面极具感染力。这显然是对唐代李商隐“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低沉格调的有力反拨,彰显了新的旋律。

叶剑英1978年所作《绝句》更是叶剑英暮年壮心的直接抒怀,诗中写道:“百年赢得十之八,老骥仍将万里行。小憩羊城何所遇,英雄花照一劳人。”这是一首题照诗,其时叶剑英正在广州调研,工作之余在红棉树下拍照留念,并在照片背后题写此诗。前两句融数字入诗,“百年赢得十之八”,说明自己已年过80,从生理年龄而言,应该说是进入到老年之境,然而“赢得”一词又说明叶剑英并不是抒写感伤的情绪,而表现的是他乐观向上的进取精神。正因如此,叶剑英才高歌“老骥仍将万里行”这一催人奋进的诗句,与前一句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诗句虽然暗用了曹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文学典故,但与“志在千里”相比较而言,“万里行”的表达显然更加遒劲豪迈,有力地展现了一位老革命家积极进取的高大形象。诗的三、四句接着抒写了叶剑英在花前留影的深切感受。5月的广州,正值木棉花盛开,红艳似火的英雄花和叶剑英“老骥伏枥”“壮心不已”的激情相摩相荡,叶剑英情不自禁,欢快愉悦的情感可谓溢于言表,一位行走在万里征程、奋斗不止的老革命家形象跃然纸上。

1980年5月,83岁的叶剑英返回老家省亲。面对着故居的木窗与灯盏,往事如云,叶剑英思绪纷飞,写下了《回梅县探老家》一诗。尤为耐人寻味的是诗的末尾两句:“人生百岁半九十,万丈霞光值暮时”,古诗云:“行百里者,半于九十”,叶剑英暗用此诗,不过化空间为时间,点拨出更具哲理意味的诗句,叶剑英虽然已届“暮时”,但国家正在朝着四个现代化的方向努力前进,叶剑英感觉自己的人生好像才走了一半,他要更加努力地进取奋斗。对于叶剑英而言,暮年才正是人生最亮丽的高光时刻,这正如傍晚时分景色更加地秾艳迷人,这两句诗格调高昂,语意警策,堪与“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相媲美,是叶剑英“壮心不已”的诗性表现。

接力华年一代兴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会议确定了“全党工作的着重点应该从一九七九年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新的转变带来新的生机,叶剑英的诗词创作一方面为国家即将开始新的征程摇旗呐喊。1978年岁末,叶剑英直接以《奔四化》为题,表达了对新时期社会主义建设的热望:“岁除四化即开端,万马奔腾途路艰。望有佳音传海外,金边台北德黑兰。”这首诗语意显豁,热情奔放,政治抒情意味浓厚。1979年所作《蝶恋花·烟台行》“祖国河山称大治”“九亿人民齐奋臂,完成四化开新纪”等都是对祖国建设的热情歌颂。另一方面,叶剑英的诗词创作表现了对祖国接班人无限的推许之情。叶剑英深知国家发展的重任是在未来的建设者身上,他在1978年中央工作会议上就曾提出,要造就和培养一大批革命事业的接班人,要不断增添干部队伍中的新生力量,把他们选拔到各级领导岗位上来。1979年3月,叶剑英所作《年少出英豪》直接以题立论,诗文充分表现了对新时代祖国接班人与建设者的渴盼和期许之情,诗曰:“祖国现代化,脑劳重体劳。长征靠接力,年少出英豪。”他运用接近口语化的文字,语意通俗而生动,节奏明快而有力,蕴含了老帅对未来建设者的殷切希望和对英雄出少年的无限期待。

叶剑英诗词创作之所以能够具有如此高远的胸襟与情怀,是因为作为马克思主义者,他生性豁达,既能淡然接受人生生死的自然生存法则,又能清醒认识人事有代谢的历史演变规律。叶剑英1981年在新春到来之际,有感而作,写下了《八一年春节》,诗曰:“宏观代谢依新陈,接力华年一代兴。万里长江流可断,神州九亿足资源。作风制度陆续改,传统优良好继承。团结全民齐建国,欢呼大地又回春。”诗的一、二句既表现了一位唯物主义者接受新陈代谢规律的坦然,更是抒发了对祖国建设事业后继有人而倍感欢愉的喜悦之情。显然祖国绽放的欣欣向荣的生机激发着老帅,老帅为之欢欣,为之鼓舞,为之歌唱。全诗充满了对祖国和人民新年新气象的无限祈颂,尾句“欢呼大地又回春”是对“宏观代谢依新陈”的有力绾结。从“满目青山夕照明”到“欢呼大地又回春”,叶剑英或以老骥伏枥勉励自己,或以年少英豪激励后人,都体现了叶剑英“壮心”的革命情怀与崇高的精神境界。真可谓“白首壮心驯大海,青春浩气走千山”!

虚心劲节是吾师

叶剑英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总是能够挺身而出,智勇双全,一生可谓建功无数,也挽救过毛泽东生命,然而他从不炫耀,也从不宣扬。叶剑英的诗词创作既表现了担当大任的责任感,也透视了他谦逊的精神境界。

1979年4月,他视察重庆,然后乘船经过三峡游览白帝城,写下《下三峡过白帝城》,诗云:“走向隆中五丈原,驱驰奋斗即终身。托孤不作成都主,一孔明灯万古明。”这是一首咏史诗,歌咏了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一生,颂扬了其奋斗终身的进取精神与甘为奉献、不慕盛名的高尚品格。叶剑英表明自己也要像诸葛孔明一样奋斗终身,功成而身退。《松园》中的“归读阴那梅水滨”,同样表现了叶剑英退位让贤的豁达情怀与不恋名利的高尚情操。叶剑英在《题岳美缇同志画竹》中所谓“虚心劲节是吾师”,虽然是为勉励青年艺术家所作,也正是自己虚怀若谷、谦逊品格的人生抒写。叶剑英的诗词创作彰显了其“矢志共产宏图业,为花欣作落泥红”(《纪念王杰同志》)不求索取、甘为奉献与谦下不争的高贵品格!

来源:学习时报   编辑:蔡阳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