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 协办:新华报业传媒集团 承办:中国江苏网、新华日报评论部
关注这里:
微信
交汇点
理论之光 > 人文周刊 > 百家 > 图片 > 正文
向技术交权 人类将何去何从
2017-09-08 09:19:00  来源:新华日报

  四十亿年来,地球生物进化的准则始终没有改变,那就是物竞天择,所有的生命进化都由该准则来决定。

  但是,在接下来的一两百年,物竞天择的法则有可能被颠覆,我们会用各类云计算来决定我们的“智能设计”,进而控制我们未来的生命体,这些突破可能会超越我们想象的极限。

  变革将会如何发生

  我们可以看到,会有三大主要方法去让我们控制生命。

  第一个方法是通过生物工程加速自然选择,主动去改变大脑内部的结构和DNA,来改变整个身体的构造,像升级手机、电脑那样,提高和升级生命。比如从发荧光的水母中提取一个基因,将它放到一只兔子身上,你就会看到一只可以发出荧光的兔子。

  第二个方法更为激进,就是将身体与科技结合,比如拥有仿真的手、腿、眼睛等等。比如有人因为事故失去双臂后,安装了仿生手臂,他只要脑子里想“举手”,手就会真的举起来。

  第三个方法最为激进,就是打造一个完全非生物的形态,取代我们现在的身体,甚至取代大脑。现在人工智能已经能做到开车和打败围棋冠军,一两百年内完全可能诞生由AI控制的、独立的、非有机的生命形态。这将是我们40亿年的有机生命进化历史中一个全新的东西。

  智能不等于意识

  很多科幻电影和小说都认为一旦电脑或者机器人有了足够的智能之后,它们也会产生意识、产生七情六欲,比如爱上科学家,或者有一场杀戮。

  但智能和意识其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智能是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意识是感受事物的能力,是一种能够感受痛苦、快乐、爱情、仇恨、生气、恐惧的主观经验。

  人类和其它所有哺乳动物的智能和意识是在一起的,我们通过各种感受去解决问题,但目前还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人工智能会具备意识。

  我觉得接下来这些计算机可能会继续以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相异于人类和哺乳动物的方式,继续发展它的智能,无论它有没有意识。

  而一旦我们发展出了这些非有机的生物体,它们开始蔓延了,我们有可能会看到一场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革命,那就是冲出地球。

  40亿年以来,我们所有的生命体都仅限于在地球上生存,没有任何一个有机体有办法离开地球,去征服或者去殖民另外的任何行星。

  自然选择使得我们具备了一种适应于地球这种生存环境的能力,但以我们的状况要去月球,要去别的空间,就很难发展出另外一种适应的能力。

  而如果是非有机的生命体,那就简单得多了。比如说是一个高智能的机器人,把它放在另外的一个星球上,那要比把一个人放在那个星球上容易得多。

  在一些科幻电影里,人类坐上了太空飞船冲出地球,去到另外一个星球,在那边生活下来,进行殖民,这到目前还只是想像而已。但是我们可能在下一个世纪去到不同的星球去做一些探索,不过这件事不一定是由人类来完成,很有可能是由人工智能来完成的。

  永生将引发最大的不平等

  在人类历史中,死亡是一种不可避免的命运,但是在未来,科技很有可能重新定义死亡。

  谷歌成立了一个叫做Calico的分公司,它的使命就是解决人类死亡的问题,可能未来有一天他们会解决这样的一个技术性的难题。到了那一天,死亡将从最大的平等变成最大的分歧。

  你想象一下未来:再过五十年、一百年,我们的医疗条件越来越好,可以解决衰老带来的问题,但是成本非常昂贵,绝大多数付不起钱的人会继续老去,但是有钱人可以保持富有、年轻、美貌,那么社会会不会撕裂?我相信这种情绪会相当激烈。

  而更多的新技术会带来一种危险,那就是一些人可能成为超人,甚至是智神。但其他绝大部分的人,则沦为一种新的阶级,叫做无用阶级,就像19世纪工业革命创建了一个叫做城市无产者的新阶级一样。阶级斗争贯穿于整个19和20世纪的历史,尤其是城市无产阶级,他们的愤怒和恐惧导致了一系列的革命。

  在未来,我相信会出现一个庞大的群体,他们会被计算机和人工智能取代,比如司机面对无人驾驶技术,医生会被机器人医生所取代,甚至连老师也变成机器人。

  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大的社会文化和政治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就出现在21世纪,我们现在就要思考如何应对它,而不是等到三四十年后再去想。

  我们需要未雨绸缪,要思考自己的孩子这一代人,他们应该上哪些课,接受怎样的教育,才能在接下来的三四十年里避免失业。

  可问题在于,我们根本不知道三十年后的劳动力市场会变成什么样子。

  唯一能肯定的,就是2050年的劳动力市场将今非昔比,除此之外其他的全都是猜测。所以史上第一次,我们根本不知道将来需要掌握何种技能,不知道要怎样培养我们的孩子。

  可能最保险的一种教育方式,或者说投资,就是让孩子们学会如何保持一种高的应变力。如果只让孩子钻研一门技术,或者局限在某一个领域里,那将来他们的日子就会非常难过。

  将来最重要的一个教育方向就是要学会灵活,要懂得应变,要能够持续地学习,否则就会被淘汰。

  人类向技术交权

  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在积累自己的权势,把它牢牢攥在自己手里。但是在十几年或者几十年内,人类往日把持的这些权力将第一次移交出去,不再由我们来控制,而是由算法和人工智能去掌握。

  一开始或许只是些非常简单的方面,比如想去城市的某个地方就靠智能手机和GPS系统,让出了指路权。可是二三十年后,我们面对人生的重大抉择,比如去哪儿学习,要跟谁结婚,可能第一时间就会把这个决定权交给大数据,交给人工智能和算法。

  另外一个无法忽视的问题是,人类为了发展而破坏了环境,可是人类已经不可能停止经济增长而保护环境,对全世界所有的政府来说,发展经济是首要目标。到头来人类还是会把技术当成救命稻草,研发更好的技术来解决这些问题。

  以上我讲了一些今后有可能的发展趋势,以及一些我们可能面临的挑战和危险,这都是在接下来的几世纪当中有可能会发生的。

  但是我想要强调的是,我所说的这些东西并不都是决定论的。技术从来都不是决定论的。

  我们不能够停下技术发展的步伐,即使我们对人工智能的发展感到恐惧,害怕人工智能比人更有权力、更加聪明,我们不能够因此停止对电脑或者是人工智能的研究。

  就算是一个国家因为觉得危险而停止了所有对于AI的研究,其他的国家依然会这么去做。所以技术的进步和发展是无法阻止的。

  我们开发出了某一个特定的技术,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用它来做特定的事情。你可以用相同的技术来做很多完全不同的事情,满足不同的目的。

  在之前的历史当中,比如说20世纪,同样是火车、电力、无线电和汽车的技术,我们可以用来打造一个共产主义的社会,或者是资本主义的社会,或者是法西斯的社会,这些社会都使用火车,都使用电力,只是他们使用的方法不同。

  同样,到了21世纪,我们不断去开发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和生物工程,但是我们可以用它们来打造各种各样完全不同的社会。

  虽然人类社会有可能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分层,但我们也还是可以打造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在这个社会当中,这些新技术带来的好处能得到尽可能平等的分享,人人都能够享有,而不仅仅是赋权于少数的精英阶层。这需要我们现在就做一些事情来改变未来。

  (尤瓦尔赫拉利,《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作者,希伯来大学历史系教授)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尤瓦尔·赫拉利   编辑:吴鑫浩

  • 1.jpg

    七集政论专题片《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 1.jpg

    八集大型电视纪录片《强军》

  • 52.jpg

    六集电视纪录片《辉煌中国》

  • timg1.jpg

    六集大型政论专题片《大国外交》

  • 3890.jpg

    五集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

122.jpg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