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 协办:新华报业传媒集团 承办:中国江苏网、新华日报评论部
关注这里:
微信
交汇点
理论之光 > 思想周刊 > 前沿 > 最新推荐 > 正文
如何看待“坠落”的奥数天才
2018-05-08 09:30:00  来源:新华日报

  最近,《人物》推出了一篇题为《坠落的奥数天才》的人物特写。作者以惋惜而略带讽刺的笔调,把曾经的两届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金牌得主、保送北大后却因为挂科而肄业、现在在广州一家培养中小学老师的普通师范学院教书的付云皓描述为一个“坠落者”。很快,付云皓本人就在自媒体里以《奥数天才坠落之后——在脚踏实地处 付云皓自白书》为题进行了回应,表示“现在的我就是稳稳地在平地耕耘的我。没有所谓的自甘堕落,没有所谓的‘伤仲永’”;“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从各方反应看,付云皓的回应应该是得到了更多人的支持。

  这起舆论事件的走向和几年前的“北大学子操刀卖肉”几乎雷同。只是因为传播平台的变化,付云皓的回应和“反转”比他的卖肉师兄陆步轩来得快得多,经历引起的争议也要小得多。在这前后两起事件的对比中,我们可以看出这几年来社会价值观“平和化”的一种走向,即从精英价值至上论转向大众价值的多元化,社会越来越认可普通职业的价值。

  现在我们再来假设这么一个有趣的问题:刚刚度过200周年诞辰的伟大思想家卡尔马克思,会如何看待付云皓这样一个“坠落的天才”呢?

  “在选择职业时,我们应该遵循的主要指针是人类的幸福和我们自身的完美。不应认为,这两种利益是敌对的,互相冲突的……如果一个人只为自己劳动,他也许能够成为著名学者、大哲人、卓越诗人,然而他永远不能成为完美无瑕的伟大人物。”没有什么比马克思的原文更能体现他的态度了。显然,假如面对天才付云皓的经历,马克思也许会感到一丝惋惜,在他看来,无论是杰出数学家付云皓还是普通数学老师付云皓,只要能给更多的人带来知识和进步,那么,他就是成功的人才。

  马克思的另一个重要概念“异化”可以进一步阐释付云皓事件。异化的简单概念就是人类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反过来支配人类本身,由此压抑了人的解放。在把付云皓描写为一个“失败者”时,评价的标准是“学术的名位”,而这个“名位”本来是人创造出来的东西。名位本身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如果把名位打造成一个框,用这个框反过来束缚人,制造出一个唯一的评价体系,在马克思看来就是不妥的,他终生反对的就是人的异化。回过头来想,我们现在很多社会问题,也是异化的结果:我们合力炒作出了“学区房”,然后被学区房的高价所压倒;我们创造出了各种证书体系,然后自己成为考证的“奴隶”……用异化的概念来解释,很多事情的本质就会看得一清二楚。

  “异化”只是马克思浩如烟海的磅礴思想中的一粟。200年过去,他的思想仍然具有无可比拟的现实意义。请出马克思来解读付云皓,也许有点“过”,但是如果能让更多人从中认识到马克思思想的价值所在,让更多人明白,读马克思、懂马克思,不是“政治任务”,而是一种对方法论的深层领悟,一种有意义的精神追求,一种鞭策社会进步的思想修行,那就善莫大焉。 李 军

  评论园

来源:新华日报   编辑:唐凯

  • 未标题-1.jpg

    十九大报告的十个为什么系列短视频

  • 8.jpg

    十九大代表带你学报告

  • 1.jpg

    八集大型电视纪录片《强军》

  • 52.jpg

    六集电视纪录片《辉煌中国》

  • timg1.jpg

    六集大型政论专题片《大国外交》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