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 协办:新华报业传媒集团 承办:中国江苏网、新华日报评论部
关注这里:
微信
交汇点
理论之光 > 特别推荐 > 正文
南京江北新区创新社会治理的瓶颈与路径
2016-01-15 16:39:00  来源:江苏社会管理创新法制建设研究基地

    20156月,国务院批复同意设立南京江北新区,这是全国第十三个获批设立的国家级新区,也是江苏省首个国家级新区。江北新区是经济社会要素全面整合、创新发展的龙头示范区域,发展目标不能仅仅停留在经济层面,必须同时创新社会管理体系、形成社会治理体系,方能彰显综合发展的领先效应。

  一、从传统社会管理到国家级新区社会治理 

  1.传统社会管理模式的弊端。在管理主体上,过于强调政府的主导作用,忽视吸收多元主体、忽视社会组织协同参与;在管理客体上,倾向于无限扩大公共事务范畴,包括延伸到政府不适宜或不擅长的领域;在管理目标上,过分关注经济指标,忽视了社会、生态等均衡发展;在管理手段上,以行政化手段为主,缺乏必要的柔性。 

  2.国家级新区需要社会治理创新。从内在要求看,作为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先进区域,国家级新区理应承担社会治理创新的任务,作出示范效应。从发展定位看,国务院《关于同意设立南京江北新区的批复》、国家发改委《关于推动国家级新区深化重点领域体制机制创新的通知》等文件对江北新区提出了多个维度的要求,其中社会治理创新是重要的内涵式要素。从所处历史阶段看,江北新区正处于历史发展的新纪元,处于从自我体系向全球体系进化的过程中,社会治理模式也应有序、科学、高效,体现公民参与和多主体协同。 

  3.大数据时代国家级新区社会治理面临新机遇。国务院9月发布的《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中提出“大数据成为提升政府治理能力的新途径”,这将推动政府治理理念和社会治理模式进步,加快建设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相适应的法治政府、创新政府、廉洁政府和服务型政府,逐步实现政府治理能力现代化。江北新区紧扣技术发展的新脉络,从社会治理的方法、路径、理念、平台等各个方面实现创新的条件基本成熟。 

  4.社会治理创新在南京江北新区各项工作中宜置于较高层次。从主体逻辑来看,江北新区面临府际、政市和政社三对关系处理。府际关系即行政管理体制方面,形成全新的管理体制如设立新区人民政府等需要较长的孕育、考量和过渡期;政市关系方面,与浦东新区等较为成熟的国家级新区相比,短时间内产业创新难以有飞跃式进步;相对而言,政社关系却有着较明显的作为空间。南京江北新区要在众多国家级新区中走出特色、创出地位,社会治理创新是具有较强可行性的路径之一。 

  二、江北新区社会治理创新面临的主要瓶颈 

  1.江北新区社会治理的任务繁重艰巨。江北新区包括浦口区、六合区和栖霞区八卦洲街道,覆盖南京高新区、南京化工园、海峡两岸科工园等3个国家级园区,规划面积788平方公里,总面积2451平方公里。要“以制度创新促进区域协同发展开展探索”,南京江北新区内部的社会治理创新首当其冲。由于江北新区涉及多个行政区与国家级园区,地理范围较广,人口基数较大,区内发展不均衡,如何构建新区与行政区、园区良性互动的关系,如何处理好新区内复杂的社会民生问题,是江北新区社会治理创新面临的繁重任务。 

  2.江北新区管委会社会治理权限有待明确。目前江北新区刚刚批复,如何全面提高政府社会治理能力需要认真探索。在江北新区发展过程中,如何协调好新区内两区、两园、一街道之间的协作运行,是江北新区社会治理创新面临的一大问题。而深层次的问题则在于新区行政管理体制的设定,新区与原行政区、管委会和区政府之间功能、职责、权限定位、界限和分工。 

  三、江北新区社会治理创新的主要突破口和路径 

  1.创新社会治理主体,设立“法定公共组织”。深圳市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和佛山市顺德区两地“法定公共组织”的设置和运作情况表明,设立“法定公共组织”有利于体制创新、有利于提升效能、有利于汇聚资源。江北新区法定公共组织的设置,第一,以主要承担公共服务职能的平台主体为切入点,如江北新区大数据管理中心;第二,考虑到旧制改革可能存在的阻碍以及数据信息公共服务属新开拓领域,建议采取新组建设立的方式;第三,建议采用决策层与执行层相分离的架设机制。同时,在明确新区管委会相关对口机构为其业务主管部门外,可考虑设立监察审计部门。 

  2.创新社会治理形式,拓宽浦口区“大联勤”模式。近年来,浦口区的“大联勤”机制探索建立区、街道、社区(村)三级联勤工作平台和区、街道两级联勤指挥工作体系,推行“联体指挥、联队巡防、联动处置、联合监督”的工作模式,引入网格化管理思路,形成整体联动格局。江北新区包含城郊结合区域,外来人口较多,区内经济文化发展不均衡,社会矛盾呈现多样化、复杂化特征,浦口区“大联勤”机制值得进一步拓宽推广。其一,各参与主体之间的协同。从浦口区扩展至江北新区,地理范围、合作对象、处理事务、财政监督等都有较大拓宽,必须建立新区内区、园、街道之间的全方位合作机制。其二,实现纠纷调解的职能优化。可参考浦口模式,成立新区管委会直接领导的联勤指挥中心;在发展成熟的基础上,也可考虑将“新区大联勤服务中心”设为新区管委会直接领导下的法定公共组织。其三,完善“大联勤”的配套措施。设立志愿者招募、考核监督、数字化处理等系列规章制度,保证大联勤落实的可操作性。 

  3.创新社会治理技术,加快智慧新区建设。江北新区社会治理创新目标之一是打造智慧新区,江北新区管委会目前正在论证的“大数据管理中心”是推动智慧新区建设的重要举措。新区各个责任部门应对新区各规范性文件中涉及大数据和信息化的条款进行梳理衔接,促成智慧新区建设工作顺利推进;同时以新区内优质创新资源为支撑,不断加强创新能力建设,制定清晰的智慧新区发展战略。 

  4.创新社会治理理念,做到立法先行、法治保障。江北新区的建设,要坚持规划先行、改革先行、法治先行和生态先行。新区的发展应秉持立法先行的理念,建立健全相关的法律法规以及配套设施。目前《江北新区发展条例》正在制订中,并且辅以管理体制、规划与建设、产业促进与自主创新、社会治理等专题的配套规范文件体系规划。《江北新区大数据资源管理办法》也正在调研及起草,并考虑配以包括《大数据产业基金招募和使用管理办法》、《江北新区国有资产投入信息化项目管理办法》等配套文件框架。 

  5.创新社会治理手段,强化智库支撑。江北新区发展研究院以及“江北高校联盟”,要聚焦国家和江北新区改革与发展中的重大战略主题,围绕急需解决的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坚持政产学研合作,联合开展核心理论研究和关键技术开发,促进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深度参与江北新区建设,发挥高校等科研机构的思想库智囊团作用。同时可考虑成立“国家级新区高峰论坛”,定期举办、常态运转,汇聚全国国家级新区的战略举措、发展定位,提炼得失等。 

  6.社会治理协同创新,促进公民参与。在江北新区的社会治理实践中,生态环境、社区管理等众多领域需要公民协同参与,应从理念、制度、技术、法制等层面深入开展。其一,转变主体理念,达成政府与公民和谐互动的网络治理状态;其二,加强制度设计,保证公民参与新区治理有径可循,如听证会、公众接待日、重大决策程序公示、城镇电子会议、政府展示会等等;其三,打造智慧新区,引入网格化管理,优化公民参与的数据化环境;其四,建立健全法制,完善公民参与的各项法律制度,为公民参与治理提供法律保障。 

  课题负责人:马海韵 

  主要参加人:刘小冰  张仲涛  张治宇  向良云 

  祝建兵  童宗斌      尤永盛 

    

来源:江苏社会管理创新法制建设研究基地   编辑:刘洁

  • 1.jpg

    七集政论专题片《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 1.jpg

    八集大型电视纪录片《强军》

  • 52.jpg

    六集电视纪录片《辉煌中国》

  • timg1.jpg

    六集大型政论专题片《大国外交》

  • 3890.jpg

    五集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

122.jpg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