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 协办:新华报业传媒集团 承办:中国江苏网、新华日报评论部
关注这里:
微信
交汇点
理论之光 > 思想周刊 > 正文
[悦读]供给侧改革,下一步怎么办?
2017-01-12 09:19:00  来源:新华日报

  新华读书会

  滕泰,经济学家、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我国新供给主义经济学的创立者和倡导者,于2013年提出完整的“新供给经济学”理论体系。本文为滕泰主编《供给侧改革:下一步怎么办》前言。

  中央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明确了它既不是新计划经济,不是新自由主义,也不能同扩大总需求对立起来。但在“三去一补一降”和培育新供给、新动能的关系,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战略思想的全面理解等方面,还需要进一步地讨论、引导。

  调研发现,大多数省市都出台了各自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案,但也存在着片面理解、教条主义或者形式主义的问题,个别省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夹杂了些地方保护主义的政策。各个部门也从一开始的相互观望、观察、研究,到现在陆续推出各自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措施,正在逐步行动起来。但在一些涉及土地、资本和劳动要素市场的深化改革方面,市场仍期待着真正的突破;在老百姓关心、供给侧结构性矛盾最突出的民生领域,如医疗供给侧改革,教育供给侧改革,交通、能源改革,还需要真正的攻坚克难,尽快拿出有效的方案。

  衡量供给侧改革成效的标准是解放生产力

  实事求是地看,中国经济的主要矛盾就是供给结构老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真正抓住了中国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

  一个驾驶员,当他发现三个“油门”——投资、消费、出口都踩到底了,车子还在减速,怎么办?驾驶员一定会停下来看看发动机有没有问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从“发动机”的角度提高中国经济的动能,创新增长方式,从根本上培育长期动能。

  既然我们如此战略性地重视供给侧改革,如果有些省市还是抄抄文件,不知道怎么培育新供给、新动能;有的部门仍只在一些边边角角的问题上出台一些办法,而在真正怎样降低土地的供给成本、降低资金成本和提高劳动的供给效率方面没有实质动作,或在医疗、教育、能源、金融这些供给侧结构性矛盾最严重的领域不尽快出台可操作性的改革措施,再过两三年,该怎么向我们的国家交答卷呢?

  我们认为,衡量供给侧改革成效的标准应该是解放生产力。从短期成效来看,有以下三个方面:一是转型的力度。转型需要依靠完善的要素市场和强大的社会保障,推动生产要素从供给过剩、供给老化的行业向新供给形成、新供给扩张的产业转移。二是放手的效果。通过简政放权,市场主体的成本降低了多少?通过放管结合,民间投资的活力增加了吗?通过优化服务,创新创业的环境改善了吗?总体而言就是新供给、新动力涌现的障碍和约束减少了没有?三是改革的深度。通过深化改革,提高要素供给效率,全面降低要素供给成本,让人口与劳动、土地与资源、金融与资本、技术与创新、制度与管理五大财富源泉充分涌流。

  地方政府供给侧改革要辩证处理加减法

  许多省市从“去产能”等五大重点任务入手,给供给侧改革“破题”,但在辩证处理加减法上还需要进一步提高认识。比如如何认识去产能和新动能的关系?我们认为,去产能和培育新供给、新动能是同向并肩而行的两条河流,只有两条河流合二为一,才意味着供给侧改革真正见到了一定成效。仅仅把过剩产能或者老化产能的企业关了或停产、限产,还不能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只有当过剩产业的生产要素,比如土地、劳动、资本、技术、管理转移到新供给、新动能领域中,才是真正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在乔布斯创造苹果手机之前,世界对它的需求是零——苹果智能手机用新供给创造了新需求,相关产业链拉动了美国经济的持续复苏。而该行业的一些老供给就必然要退出,比如诺基亚、摩托罗拉,有的倒闭、有的被收购了。每次新供给的产生都是“破坏性创造”的过程。滴滴出行、神州租车或其他网约车公司,作为一种新的商业技术和管理模式,也是新供给、新动能。

  既然新供给、新动能的产生必然伴随着老供给、过剩产能的退出,那么“去过剩产能”也是遵循了市场的客观规律。但是如果某些省市在贯彻落实供给侧改革方案中,只是片面强调“去产能”和“去库存”,而不知道如何培育新供给、新动能,就变成了只做减法,不做加法,势必对经济稳定产生负面影响。

  关键领域突破须发动基层或智库作用

  很多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矛盾已经暴露得很充分,是该动真刀真枪的时候了。比如医疗供给侧改革应短期治标,增加医疗有效供给;中期疏通经络,改善供给结构和质量;长期治本,提高医生公信力,建立医护人员的培养机制。

  在教育、金融、土地、能源、交通运输等领域也是一样,不是这些行业和部门的人不专业、不懂,而是他们太专业,懂得太多了。比如一谈教育改革,校长们就讲一堆客观原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最终结果就是中国现实非得这样,而且他们还一肚子苦水。但是为什么学生对我们的教育不满意?家长对教育不满意?用人单位也不满意?

  金融也是一样。金融的功能就是在储蓄者和企业之间用最低的成本架设一座桥梁。但中国一边是100多万亿人民币的巨额储蓄,另一边是中小企业融资贵、融资难。

  所以有些改革,比如地方或国企供给侧改革,必须放手发动基层,探索出成功案例,然后由政府引导推广;而专业领域的供给侧改革,则必须发动独立智库参与。中国正在兴起的一批新型民间智库,在经济上独立、思想上有建设性、人才和机制上有能力设计可操作性的改革方案,也许可以在下一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发挥积极作用。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滕 泰   编辑:吴鑫浩

  • 未标题-6.jpg

    李小敏: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宣讲报告会

  • 未标题-8.jpg

    陆志鹏: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宣讲报告会

  • 未标题-11.jpg

    徐莹:学习贯彻省第十三次党代会精神(一)

  • 未标题-10.jpg

    郭广银: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上)

  • 未标题-7.jpg

    张国华: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宣讲报告会(一)

QQ图片20161117102129.jpg
未标题-1.jpg